手机

VERTU 二十年,一场向死而生的轮回

几年前一个冬天,伦敦的一处私家庄园,被送来了50只粉红色火烈鸟。

英国冬季湿冷,并不是这种生活在热带的鸟类所习惯的气候,它们一路上受到了特别的照顾,庄园里也被布置的如同它们的老家一般。

这些漂亮的大鸟,是庄园的男主人,为太太50岁生日而准备的礼物。当晚,灯光亮起的刹那,宴会上的女主人和宾客们,被这美丽的景象所惊艳。

VERTU 二十年,一场向死而生的轮回

漂亮的粉红火烈鸟

如何把火烈鸟从热带运送到他的伦敦私宅,并不需要男主人亲自去烦神,他只是提出了这么一个想法,剩下的,就都交给了VERTU手机的私人管家服务去操办。

这可不是《唐顿庄园》里的一幕,而是北京VERTU 20周年庆典上,品牌全球CEO Gordon Watson,与现场宾客们分享的一个真实案例故事。

01

-

10月中旬,北京已是深秋,天气微凉,却也进入了北方最美的时节,杜牧那句“霜叶红于二月花”,用在此时再适合不过。

VERTU手机的周年庆典及新品发布活动,选在了798艺术区一栋新建的展厅里,这与其它手机品牌完全不同,也是因为VERTU首先是一个奢侈品牌,然后才是一家科技公司吧。

展厅内是一场主题为“LIVE or DIE”的沉浸展,运用了AR、全息投影、视网膜投影等技术,30分钟融入式体验,观者能体会到死亡的恐惧,重生后的顿悟。

VERTU 二十年,一场向死而生的轮回

LIVE or DIE 沉浸展

我很好奇,为什么VERTU手机会赞助这样一个主题展览呢?当我见到Gordon先生时,迫不及待提出了这个问题。

“因为过去几年,VERTU品牌也经历了很多重大的转折,与这个’向死而生’的主题展,精神内涵是一致的。”他直言不讳。

Gordon 2010年加入VERTU公司,负责欧洲、中东和非洲业务,在此之前,他曾先后在登喜路、Gucci等奢侈品公司工作过。

VERTU 二十年,一场向死而生的轮回

Gordon先生在VERTU 20周年发布会上

2016年,Gordon受命出任CEO之职,带领公司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

当天新品发布会的主持人李斯羽,在活动结束后发了条微博说,“真不知道这个品牌已经诞生20年了”。

VERTU 二十年,一场向死而生的轮回

VERTU发布会上主持人李斯羽

今天的年轻一代,可能大都如此,并不清楚这个唯一奢侈手机品牌的辉煌过往。

1998年的时候,昔日手机市场霸主诺基亚,并不满足于凭借塑料壳手机所占据全球市场的半壁江山。

彼时的诺基亚首席设计师Frank Nuovo,开始构想这款高端手机:从设计到做工,都要极其精致,与众不同,满足那些追求高品质生活的人士;两年后,VERTU品牌在伦敦注册。

到了2002年,VERTU在英国手工打造的第一部奢华手机,The Signature面世,这款以瑞士高级制表为标杆的作品,获得了大批粉丝,英国皇室是其中之一。那时还只是纽约地产商的特朗普,也是VERTU手机的拥趸。

VERTU 二十年,一场向死而生的轮回

The Signature系列

接下来的十年里,VERTU获得了巨大成功,它创造了数个业界第一:蓝宝石屏幕、钛金属框架、贵金属和宝石装饰、陶瓷听枕、皮质机身、人工私人管家服务,等等。

不过,正如Gordon先生所讲,世上很多事情的发展都不是一路平坦,就像现在的世界政局关系一样——中美贸易摩擦、英国脱欧、中东危机,正经历着冷战以后的又一次低谷。

奢侈品牌也是一样会有起有落,在2012年前后,由于诺基亚的战略错误,不仅导致诺基亚品牌衰落,也给VERTU品牌造成了困境。

2013年,VERTU被出售给瑞典基金EQT,同年推出第一款智能手机Signature Touch,既想延续奢侈品的基因,还希望实现向智能手机的转型。

VERTU 二十年,一场向死而生的轮回

Signature Touch系列是VERTU奢侈品基因的延续

但转型之路并非坦途,2015年,品牌进入了最困难的阶段,也开始了全球业务架构重组和资源整合。Gordon开玩笑说,这算是VERTU为诺基亚时代的辉煌还债吧。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