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燕郊楼市探访:炒房客血赔上百万 售楼处大门紧锁

[摘要]燕郊,一个距离北京最近的河北小镇,一个像北京又不是北京的地方。这里的炒房客见证了2017年3月环京楼市最后的疯狂,一夜入冬后,著名的“售楼一条街”陷入长达一年多的萧条,开发商和中介还在挣扎着找寻机会。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17日电题:燕郊楼市探访:炒房客血赔上百万 售楼处大门紧锁

记者 邱宇

燕郊,一个距离北京最近的河北小镇,一个像北京又不是北京的地方。这里的炒房客见证了2017年3月环京楼市最后的疯狂,一夜入冬后,著名的“售楼一条街”陷入长达一年多的萧条,开发商和中介还在挣扎着找寻机会。

房子砸手里了

现在,每到月度还贷款的那一天,45岁的孙梅就会觉得胸闷。

孙梅是东北小县城的普通职员,每月挣三四千块的工资,背负着一万多的房贷。关键是,去年3月花300多万买的房子今年10月跌到了200万,那种感觉就像在心窝上剜了块肉。

燕郊楼市探访:炒房客血赔上百万 售楼处大门紧锁

2018年10月,燕郊“售楼一条街”,已经关门的链家门店前停着一辆装货的三轮车,车的主人坐在地上,把头深深地埋进臂弯。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孙梅的房子买在燕郊——距离北京市中心只有30公里、与通州隔河相望的河北小镇。2015年通州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的消息和2016年北京楼市的大幅升温,带动了燕郊房价急速上涨。

2017年3月初,无数投资客涌入早已炽热的燕郊楼市,孙梅就是其中之一。她专程从黑龙江坐飞机赶赴北京,再直奔燕郊。中介劝她“先买房再吃饭,时间就是金钱”,果不其然,在她吃午饭的时候,之前看上的一套房子又涨了5万。

孙梅回忆,她看房的那天,燕郊小有名气的首尔甜城小区人流不断,甚至有看房者主动涨价抢房。挤在四五拨看同一套房的人群中,孙梅匆匆以3.5万/平米的价格签下一套90多平米的房子。

那时她完全没有意识到,“限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悬在头顶,她搭上了政策出台之前购房的末班车,几乎买在房价的最高点上,见证了这波环京楼市最后的疯狂。

燕郊楼市探访:炒房客血赔上百万 售楼处大门紧锁

燕郊售楼一条街的多家售楼处大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门市出租的广告。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2017年3月17日,北京认房又认贷的“317新政”出台;3月22日,廊坊市主城区、北三县、固安及永清限购,外地户籍限购一套且提高首付比例;4月5日,三河市限购实施细则出台,进一步提高二手房交易成本;6月3日,廊坊市限购升级,外地户籍需有3年社保或纳税证明,本地户籍限购2套。

隶属于“北三县”之一三河市的燕郊自然也受到影响,限购政策一出,很多手持大把现金的投资客们一夜间失去了购房资格。购房需求的减少和对调控加码的预期让燕郊楼市的成交量迅速萎缩,房价也进入下行通道。

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的数据显示,燕郊二手房的平均挂牌价格从2017年4月的28611元/平米降至低点,2018年10月15日,平均挂牌价格仅为20002元/平米,相比去年4月降幅达到了30%。

部分楼盘价格“腰斩”。以燕郊天洋城为例,同样是一室一厅西北朝向的房子,2017年3月链家成交价曾达到3.1万/平米,今年9月成交价只有1.5万/平米,跌幅达到50%。

现在,孙梅的房子每平米已经跌破了2万,相比买入时跌了40%多。此前,当房子从每平米3.5万跌到2.5万的时候,原本密切关注燕郊房价的孙梅就已删掉了所有的看房APP,退掉了一些购房微信群。

冷清的售楼一条街

其实,想了解燕郊楼市的冷热,不用看数据,去著名的“售楼一条街”走一遭就知道了。

有人说燕郊像个大葫芦,通往北京市中心的出口只有一个,售楼一条街就在葫芦口,是北京进入燕郊的第一站。过了连接通州与燕郊的通燕高速,一下潮白河大桥,就能见到一扇彩虹门,这是售楼一条街的标志。以彩虹门为起点,沿街一直往东大约一公里,汇集了燕郊绝大多数的售楼处和房地产中介。

燕郊楼市探访:炒房客血赔上百万 售楼处大门紧锁

彩虹门是燕郊售楼一条街的标志。中新网记者 邱宇 摄

2018年10月,天气转凉,60多岁的李成富站在街边一个售楼处前,把黑色外套的拉链一直拉到衣领,缩了缩脖子。他紧盯着来往的路人,不时从斜跨的旧包里掏出几张推销楼盘的传单,试图塞到路人手里。

只要把看房客拉进售楼处里,李成富就算完成了一个指标,但如今生意难做。“前两年,满大街都是客户,一天拉二三十个客,一个月挣四五千不成问题。现在半个月能拉到一个人就不错了,一个月勉强挣1000多。”他说。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