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一线|G7创始人翟学魂:G7自动驾驶公司团队搭建已完成

一线|G7创始人翟学魂:G7自动驾驶公司团队搭建已完成

文/腾讯《一线》薛芳

近日,物联网科技公司G7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翟学魂接受了腾讯科技《一线》的采访时透露,G7的自动驾驶的合资公司,“目前已在加州设立了算法团队,且在上海搭建了一个从车队管理到车辆设计的团队,团队已经搭建完成。”

今年4月份,物联网科技公司G7与普洛斯、蔚来资本联合宣布,共同出资组建由G7控股的新技术公司,研发基于自动驾驶、新能源技术和物流大数据的全新一代智能重型卡车,探索创新物流资产服务模式。

资料显示,G7成立8年,持续投资于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及智能设备,依托技术推动卡车、挂车等物流设备的智能化、联网化及共享化。

G7已连接物流企业5万家,连接车辆超过60万台,是中国物流领域最大的物联网开放平台。其客户为新零售的超级平台,京东、天猫,美团和亚马逊等;垂直市场的巨头,德邦,安能等;有有快递巨头顺丰、中通、申通等。

以下是腾讯科技《一线》与物联网科技公司G7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翟学魂的采访实录:

《一线》:之前,G7成立了自动驾驶的合资公司,目前的进展是什么?

翟学魂:我们在上海设立了从车队管理到车辆设计的一个完整团队,团队已经搭建完成了。自动驾驶公司在非常非常近的时间,跟OEM厂商一起合作推出这个公司第一代的智能卡车。

《一线》:G7是一个成立8年的公司,卡车领域又是一个相对小众的领域,G7发展的怎么样?

翟学魂:我们是从一个车队管理的系统平台开始的。我们在车上装了一些传感器,把这些传感器变成数据,把这些数据变成帮助客户管车、优化车辆管理和车队管理的数据平台,G7是从这儿开始的。

G7现在在做什么呢?G7把一个车队管理的数据平台跟车辆本身整合在一起,变成一个更集成的服务给到客户,等于下沉到车了。这是我们的基本发展路径,我们叫AI+IA。AI就是算法,IA就是把算法放到设备里,把设备变成智能设备。

《一线》:我们一直在谈物联网,基础技术服务相当于切入了这一环,是否可以看成是深度学习?

翟学魂:刚才我说的每一步都是机器深度学习的过程。G7切入的基础技术服务也可以称为卡车的智能心,我们前面连接客户的应用,后面连接这辆车,中间肯定得有一个心。它可能是算法,也可能是连接,所以我们一直提G7 inside。

《一线》:你说每辆车都会一直学习,G7会前置一些基础的技术服务,不知道这些技术跟司机之间是如何进行互动的,能不能举个例子?

翟学魂:我们说安全的例子:第一,G7通过车辆的数据、司机的驾驶行为数据以及司机的面部表情等各方面判断司机已经疲劳了,这时候G7就会用我们的平台服务主动对司机进行干预。这个动作大概能够降低60%左右的疲劳驾驶相关事故。因为他的疲劳是个渐进的过程,所以只要在司机彻底睡着之前提醒他,结果就会好很多,比如有60%。

进一步,我们现在还在研究更进一步的措施,可能有的人第一次打盹就出了事故,所以我们能不能在他打盹的时候,让车自动地刹住。其实G7现在的智能挂就有个能力了,在它要翻还没翻的时候会自动刹车,这就是平台的能力,这个可能又能降低20%的事故率。

再进一步,G7发现道路的某个地方总是有其他车出事故,所以G7能够提前通知司机前面的路口危险,请减速,否则G7会给你刹车。这样就会更进一步降低事故率,所以就可能会降低到10%以内。

这就是平台和司机互动、不断的互动。一开始只是及时的提醒,如果不听,我就帮你刹车,再后来,通过数据G7不但帮你刹住了,而且会提前告诉你前面将要发生什么,这就是平台跟算法跟司机之间的互动。

为什么我不提无人驾驶?因为无人驾驶的工程和政策的问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确定的是,刚才我说的这几种不同的方式和技术,可以降低90%以上的事故。我们没有不用非要去谈无人驾驶,我们是个服务公司,我们应该先把这90%降低。

《一线》:像G7这样做行业里面原来没有的事情来引领整个行业,在此过程中你的感受是什么?

翟学魂:两个方面:第一,如果我们失去了告诉客户他需要什么最新的东西的能力,G7就没有必要生存了。因为作为一个技术公司,G7就要比客户更早的知道最新的技术如何应用在客户身上,不是等客户告诉你他需要什么。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